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哟空小说网 >> 窥凶者 >> 第97章 纷扰人世·

第97章 纷扰人世·

余凯正在整理两个案件的物证,这些物证最终是要移交至检察院的,由他们对高云扬做最终的审判。一件件物证重新放在自己面前,余凯不由得心生感慨,高云扬竟然布了这么大一个局。单纯从作案的精妙手法上来讲,他对高云扬是佩服的,更重要的因素是自己从未对高云扬产生怀疑。

是自己太过迟钝么?

余凯拿着伪造的吴莉视频截图。这称得上是一件近乎完美的艺术品,如果是技术再成熟一点,再真实一点,可能他们就不会发现其中的破绽。

“你在看什么呢?这么出神?”

顺着声音看去,是林苏走进门。

余凯疑惑道:“你不是在和上级汇报案件么?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林苏嘿嘿地笑了一声:“这种事情,有局长去出风头向省里面汇报就好了,哪还用的上我啊。何况我不在现场,局长可能还觉得更合适一些。

这句话倒是不假,林苏是一个好猎手,却是不好管控。她的倔强与曹利军不同,曹利军最多是脾气暴躁的猛兽,林苏却是看上去无害、内心无法琢磨的雄鹰。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伸出利爪。

余凯被林苏的自嘲逗了一笑。

她伸手从余凯的手中拿过照片,有意无意的打量着。

“哦,案件这不是要移交检察院了嘛,整理一下物证。”

林苏边听边点头。

凑过来的余凯也看着照片,发出感慨:“你说这高云扬也真是聪明啊,还能想到用这高科技手段,要我都不知道咋办。”

林苏打趣道:“你不会高科技,可以自己办成女孩的样子录视频啊?”

“我可不行,我哪像个女生,给我画了女孩的脸也不像女生啊。”余凯嘿嘿一笑。

林苏伸手敲打着余凯的脑袋,他连忙闪躲,躲过林苏的拳头,回到桌前,继续整理物证。

与高云扬相比,余凯的脸确实不够秀气,也只有他能盼得像。想到这,林苏又重新看像照片上的伪造女孩。

眉头一皱,眼神盯着照片上的女孩,握着照片的手竟然有些颤抖。

高云扬很高,可视频中的女孩明显矮了一大截。

她......又是谁?

王沫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荡,寻着熟悉的街道,步子放的很慢,与街道行色匆匆的行人形成鲜明的对比。一个匆忙的追赶生活,一个放弃生活、消耗生命。

父母又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吵了起来,毫无顾忌地对骂,甚至还动了手,桌上的盘子被用力地摔在地上,摔得粉碎。坐在桌旁的王沫冷漠地看着他们,毫无表情。她已经习惯了,说起来很可悲。很难想象他们之间还有爱情,此刻还将他们捆绑在一起的可能就是自己了吧?

王沫出门了,没有引起父母的注意,他们的精力都用在寻找更恶心的词汇描绘对方。

她不想在这恶毒的空间在多待一秒。

天色阴暗,一角已经黑得如同世界末日一般。如果真的是末日那该是多好啊。

行人已注意到了天色的变化,脚步变快了一些,想抢在下雨之前回到各自的目的地。

十字路口的红灯亮起,行人与汽车停下,白欣站在街口。一辆红色帐蓬跑车距离她不过一米距离,开车的是一个年轻男性,看样子是个富二代,拿着父母的钱灯红酒绿、吃喝玩乐。旁边一位穿着火辣的女人,化了惹人想入非非的妆容,称得上性感。本来放在档位的手,在女人的大腿上摩挲。女人并不在意,嘤嘤地笑着,轻轻敲打着男人的肩膀。在男人看来这是挑逗的信号,手上的力度大了一些。

红灯变绿,轰鸣声响起,转眼红色跑车消失在王沫的视线之中。

女人都是这样的么?

王沫不禁思考着。

都是毫不珍惜已经拥有一切,反而义无反顾地找寻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这个女人是如此,吴莉也是如此。

对于如此关心自己的母亲竟然毫不动容,整日与自己的酒肉朋友鬼混,能够获得什么?只有那一瞬间肉体的销魂可以化解灵魂的空虚,可是最终留下来的只有空白。

每次在早餐摊吃饭,大娘都会有意无意地给王沫多一些,加了分量的油条,多了几个的馄炖。这些王沫都看在眼里,不知道陌生人为什么会对自己这样,她藏着疑问。

直到当她得知早餐摊大娘是因为自己与她的女儿年龄相仿,看到她就像看到了女儿一样。平素的话说出口,眼泪也同时涌出。大娘随手一摸,用笑容掩盖自己内心的伤感,回到早餐摊。

吴莉为什么不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母爱?王沫不能理解,也不想理解。每一个人做所有事情都会有自己认为正确的理由,即使理由是那样的天马行空。

她只知道所有人都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王沫只不过是一个还未毕业的高中生,凭借她自己很难做出什么事情。

为难之际,她想到一个人:

高云扬,她的发小,比自己大了几岁,已经上大学了。两人之间的关系一直是若即若离,可是王沫感觉到,这一年高云扬对自己有意无意的关心,甚至这份关心有些勉强。

王沫明白这是因为自己青春期的发育。高二这一年,王沫的女性特征变得愈发明显,这当然惹得校内的男生投来不怀好意的目光。高云扬也是一样的。可能是因为女性的直觉,当王沫看到高云扬的眼神,冥冥之中就感觉到对方已经不把自己当作一个小孩子看待了。而是一个异性。

在一次见面时,王沫装作无意的提及吴莉的事情,只说这个女生平常总是挖苦自己。这份说辞现在看来十分拙劣,可是在高云扬看来却是那样真实,特别是王沫当时梨花带雨的愁容,惹人怜爱。

高云扬是个聪明人,可是爱会让人变得盲目。

高云扬带着王沫来到了一个拆迁区,瓦砾随处可见,只留有一条可以供人走路的小道。他并没有告诉王沫此行的目的,王沫心中大概有了答案。当她在屋外看到蒙上眼睛的女孩时,是有些吃惊的,她并没有想到高云扬竟然会绑架。

王沫逃走了,从拆迁区逃走了,飞也是地远离这块是非地。

这是犯罪,想法在心中滋生,便无法除去。冷静下来的王沫,重新审视刚刚发生的事情,竟然在其中感受到一种浅浅的兴奋与激动。

高云扬犹如一个挡箭牌在王沫的身前。

分享秘密的双方关系变得更亲密,至少在高云扬看来是这样的,他不知道的是表面看着人畜无害的王沫藏着巨大的秘密。高云扬恶狠狠地说着张瑶威胁自己的事情,王沫装作无所谓的听着,心中对这个不知满足的女人产生了深深的恶意。

是什么样的女人能如此贪得无厌?张瑶惹得王沫的关注。她悄悄来到张瑶兼职打工的地方,恰是下班的时间。王沫躲在树丛之间,树影恰好遮住她的身子。张瑶从超市出来,她不是一个人,身旁还有另外一个女生。

静悄悄的路没有旁人,两人向远处张望了片刻,对视的双眸越来越近,柔软的唇轻轻的碰在一起。

她们在接吻。

树影遮住王沫的面部,寒光在黑暗处射出,外面的人却不知。

后来王沫知道另一个女人叫做白欣,对于王沫而言,知道她的名字就足够了。她无法理解来自同性的爱是如何在两人之间产生,更无法欣赏两个女生接吻的美。

每一次张瑶在超市兼职,白欣几乎都会过来陪她一起。如果她们两个人中有一个是男人,那该是多么完美的情侣啊。

可惜她们是不被祝福的情侣。

一天王沫同样停在树影之间,望着远去的两人背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她尝试去理解这份不能公开的爱,却在理解中愈发对她们产生了莫名的恶意。

超市二楼楼梯下来一个人,王沫知道这个人,是超市的经理,看上去很老实的一个人。他似乎有什么心事,垂眉丧气,对于周围一切似乎都没有什么兴趣。

他一个人慢慢地走到了超市背面,半天没有动静。好奇的王沫悄悄贴身站在墙边,探头看到他蹲在地上,手中握着一张照片,克制的哭泣。

“孩子,不是爸爸不要你,是爸爸真的没有办法啊,爸爸也不想把你卖了啊。”

哭声从喉中发出,是那样的沧桑与悲凉。

照片上一个看上去只有两三岁的小孩。

王沫一瞬间就明白了将要发生的事情:这个男人要卖掉自己的孩子。

胸中升起一团气体,王沫忽然感到呼吸变得急促,收回目光,她贴在墙面,胸部不停的起伏,用无声的深呼吸去化解此刻的心情。

世界竟然是如此的诡异,这是恶魔的修炼场。

高云扬对与王沫的信任是毫无道理的,天然地认定她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王沫也时不时地给出一点“善意”的反馈,例如装作吴莉的口吻,给她的母亲发信息,让她误以为女儿没有出事。

接收到信息的母亲直接发来了视频邀请,高云扬紧张的立即挂断,这让王沫也随之心中一紧。高云扬想到利用AI换脸的方式伪装吴莉的样子来欺骗她的母亲。这个想法值得拍手称赞。

最终高云扬找到了国外能够做到的人,只可惜少了素材。他将目光放在了王沫的身上。

王沫穿着吴莉的衣服显得很不开心,按照高云扬的指示在镜头前摆着动作。最后这份视频被做成了吴莉的视频。

像,真的是太像了,声音和面部表情,不仔细看,完全看不出其中的差别。

高云扬已经在犯罪的路上越走越远,王沫是这条路上的同路人。

高云扬兴冲冲地告诉王沫自己找到了解决张瑶威胁的办法,就是找人杀掉张瑶。王沫竟然笑出了声,这个可笑的办法竟然是从他的口中说出来。可是高云扬的表情却在表明他是认真的。

他说已经联系上了一个人可以做这些事情。

王沫想了一想,告诉高云扬,可以在张瑶兼职的超市动手,高云扬欣然采纳了这个意见。

王沫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希望借杀手之手解决掉另外两条生命。她偷偷的拿到高云扬的手机,向他之前联系的号码发了一条短信:如果有人阻碍,可以随时解决。

事实果真如王沫预料一样,三具尸体横布在地面上,高云扬看着恐怖的场景,瞪大的双眼写着震惊,王沫则是捏着鼻子,一点都不意外。

按照之前商量好的计划,两人装作在公园偶遇,故意让居民看到两人,然后再结伴去超市案发现场。王沫没有想到的是,高云扬在此之前一个人已经去了现场,那一刻的震惊也不过是他的表演罢了。

在高云扬震惊之余,王沫悄悄地在房间放下一卷胶带。

那是刘思梁老师使用的胶带,上面沾有他的指纹。

发现现场的指纹,警觉就会对刘思梁进行审问,隐藏的秘密也许就能大白了吧。

王沫至今还是无法相信,自己敬重的老师竟然与他的学生在一起。王沫无意间碰到楼梯拐角处相拥的两人,那种亲密的动作,绝对不是师生之间的举动。

道貌岸然,无法原谅。

红蓝闪烁的警灯、警方的问询、媒体添油加醋的通报......一切如同王沫所预料的进行。但她并没有沾沾自喜,甚至有种悲凉席卷。到不是因为逝去的生命,只是对于人世的不解。

她不清楚高云扬与孔道之间的交易,只是看到高云扬日渐紧张的情绪,清楚还有一些未解决的事情。果然当高云扬再一次找来自己的时候,脸上留有几个伤口,红色的血迹挂在脸上。

此刻她才知道他与孔道之间的恶魔交易,可是他没有钱,她更没有钱可以交给孔道。

思来想去,可能只剩下一个办法了。

高云扬走向**水泥的楼梯,向王沫使了一个眼色。王沫轻轻爬上楼梯,一眼就看到瘫软在地上的壮男人,应该就是孔道了吧。因为药物作用,此刻她已经失去了意识。两人合力将孔道驾到椅子后面,一顶鸭舌帽深深地压在他的头顶,使别人看不到他闭着的眼睛。

随后王沫将高云扬腿脚都绑在椅子上,只留着一只手,递给他刚刚迷住孔道的布,向他投递了一个眼神,然后快步离开了。

一个匿名的报警电话被警方报警中心接起,说在某工地看到有人被挟持。

罪恶应得到惩罚,如果世间的法律无法惩戒,那就由我来给与。

因为他们不珍惜自己所拥有的关心与亲情,因为他们不顾伦理逆天而行。王沫并不是天道正义的维护者,她只是对于这些不珍惜拥有的人抱有深深的憎恨。

如果她可以拥有关心自己的母亲,而不是吵闹声不断的家庭,那是一件多么庆幸的事情。

她不清楚,也不明白,甚至陷入了深深的怀疑之中。

她曾失去信念一般地在高云扬面前痛哭,她不知道自己做的是不是对的。高云扬轻轻拍着她的头,手指在她的秀发见穿梭,告诉她,不用担心,他会一人承担,不会牵扯她。

他会错了意,以为王沫所指的是协助高云扬犯罪的事情,其实他不知道这一切的一切始作俑者都是王沫。

那一刻,王沫可以肯定,即使高云扬被抓,也不会将自己供出的。

那份早早就准备好的录音笔出现在李牧川家的门口。其实王沫心中还是无法完全割舍高云扬的,他是如此痴恋自己,那么就给一个机会。

一切交给命运,一切交给李牧川来做决定。

不知不觉中,王沫竟然顺着街道走到了李牧川家附近。之前来过一次,对于这里还算是熟悉。瓢泼的雨倾盆而下,王沫很想在雨中继续走下去,只不过想到这样太过怪异,便打消了这个想法,在街边的报亭下躲雨。

李牧川可能就在房间里吧?他应该不会想到几十米之外有一位故人就在身边。其实也算不是故人,他们并不认识,只是都认识一个人:徐灏。

王沫小时候,很喜欢旋转木马,父母带她来玩的次数不多,所以她很珍惜每一次机会。不知道转了多少圈,王沫恋恋不舍地从木马上下来,四顾茫然,不见父母的影子。两人又因为一点琐事吵了起来,拉拉扯扯之间忘记了仍在游玩器械上的孩子。

她哭红了眼睛,脸上挂着眼泪,一边喊着妈妈,一边向门口走去。旁边的人嘀嘀咕咕,却没有人上前帮忙。

直到一个宽阔的影子蹲在她面前,双手放在王沫的脸上,擦拭掉她的眼泪,关切地问她怎么了。

他给王沫买了一只冰淇淋,草莓味道的,王沫舔着奶油,停止了哭泣。

在门口等了很久,也没有见到王沫父母的影子,他又带着王沫来到了旁边的派出所说明了情况。

在警察的帮助下,半个小时后,王沫的父母着急忙慌的赶过来。一边向警察陪着不是,一边教训王沫乱跑。

他摸了摸王沫的头,转身便要离开。王沫拉着他的衣角,奶声奶气的问:“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他笑了,天真纯净。

“我叫徐灏。”

当王沫再一次看到徐灏的名字,是在新闻中。王沫一眼就认出来徐灏清澈的脸,只不过多了一些沧桑,在无颜色的黑白照片中看着前方。

他去世了。

王沫最终知道是李牧川没有救徐灏,反而拉起陷害自己的方彬。

那是王沫心中第一次对于世界的公正产生了质疑,李牧川这三个字也随之深深的刻在她的心中。

高云扬想都没有就答应了王沫的请求,他认为,他是王沫的护花骑士,斩断所有让王沫烦心的事与人。

他当然失败了,高云扬并不是一个杀手,对于杀人这件事并不在行。

王沫急切、甚至责备地问他,为什么不在李牧川晕倒在地的时候杀掉他。高云扬掏出手机,告诉王沫,孔道打来了电话,他不得不接。

李牧川命不至此吧,这也许是命运的安排。但是王沫不会就此收手,她深知道李牧川这几年躲躲藏藏,就是为了躲避警方的追查。如果警方知道李牧川就在这座城市的某个房间......

循着照片上的地址,林涵循着地图来到了李牧川家楼下。她打量着周围的一切,想象着李牧川生活的环境。站在楼道门口,林涵停留了许久,她没有立即上楼,因为她不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混混沌沌之间竟然萌生了想要见李牧川的想法。

踏出的脚步,向上的身子,林涵一点点地上楼。紧张的情绪让她不禁紧握着手,手中竟然沁出了汗。

停在房门前,久久没有抬起敲响房门的手,看着斑驳的防盗门,一时间林涵竟有逃离的冲动。

就在此时,窗外想起了由远而近的警笛声,越来越清晰,寻声看去,警车停在街角,下来几位警察,其中一个身材高大,长相凶狠。

他们是来抓李牧川的么?

王沫也注意到了街角停下的警车,在雨中下来几个人,她认出来其中一个是曹利军。

他们为谁而来?是久追未捕的李牧川?还是操纵一切的王沫?

她没有去细想,也许不过几秒之中就知道答案了。她慢慢地闭上眼睛,聆听雨簌簌滴在地面上的声音,警笛声慢慢消失。

她在感受人世间最后的纯净。

《窥凶者》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哟空小说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哟空小说网!

喜欢窥凶者请大家收藏:(www.yokoa.com)窥凶者哟空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窥凶者最新章节 - 窥凶者全文阅读 - 窥凶者txt下载 - 杉禾先生的全部小说 - 窥凶者 哟空小说网

猜你喜欢: 子规吟之血衣迷案那群少年不得了性格加油站G案件青梅醉卿十六年这个角儿我包了蜜恋百日浪花与姥姥的漂亮房子只想多爱你一点全世界最好的你来一场锦上添花我挺好莫笑世人痴穿书成了npc窥凶者设计部的小首席24小时宠物医院走着走着都变了味我到底是来干什么的论傲娇忠犬是如何练成的黎明之至有心乱弹青葱的校园岁月时光里的不为人知暖心孤儿院
完本推荐: 北宋大丈夫全文阅读终极高手全文阅读春意闹全文阅读盛华全文阅读帝尊全文阅读前任无双全文阅读完美人生全文阅读仙之雇佣军全文阅读重生之财源滚滚全文阅读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全文阅读孤王寡女全文阅读唐门高手在异世全文阅读长生界全文阅读学神在手,天下我有全文阅读我在末世有套房全文阅读我养的纸片人是末世boss全文阅读少年阴阳师全文阅读修真聊天群全文阅读痞妻,你敢反全文阅读我不成仙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养的崽登基了第三十九次攻略全球神祇之无限提取我真没想盗墓啊女配她一心向道[快穿]稳住别浪女尊大佬的掌心娇刺客之王穿书后我成了小拖油瓶善恶有报来自未来的神探我真的只是村长斗罗之我的系统有点怂花都最强老板黑夜如我[综反派]贞观憨婿朝为田舍郎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满级绿茶被迫逆袭[快穿]梦回大明春玉金记全天下都知道太子爱她被赶出家门后我暴富了绝代风华之末世之王卡徒时代:开局抽到百鬼夜行逃离图书馆基因大时代新书从棋魂开始的无限全能大佬来了

窥凶者最新章节手机版 - 窥凶者全文阅读手机版 - 窥凶者txt下载手机版 - 杉禾先生的全部小说 - 窥凶者 哟空小说网移动版 - 哟空小说网手机站